中视财经网 | 手机站 | 新闻 | 深度 | 调查 | 公司 | 股市 | 评论 | 人物 | 投资 | 财富 | 消费 | 理财 | 质量 | 观察 | 警示 | 商业 | 环保 | 文化 | 媒体 | 关注

中视财经 > 中视资讯 > 舆情关注 >

以租代征欺上瞒下 南常保村千亩良田变身别墅厂房

2021-11-08 17:12 来源:中国法律网T|T

  

  河北省保定市莲池区南常保村村民王某栓、顾某某、谷某芹、王某德及王茂对媒体投诉称:近二十余年来,村中基层政权一直牢牢掌控在王某来、王某合、杨某臣、王某利等个别基层领导手中,他们利用手中职权对村中优质地块目无法纪地大胆觊觎并猖狂倒卖,如今的南常保随处可见村民承包地及责任田上盖起来的建材厂、水泥构件厂、搅拌站、铜厂,甚至化工厂、别墅群及私家高级会所。这些占地企业的开发者、实际持有者或者获利者均为上述人员。

  由此带来的恶果便是,数千亩耕种良田被慢慢蚕食,无节制开发及野蛮生长的各类工厂导致村中惊现土壤、空气及噪音污染。南常堡也因此变得“满目疮痍”。

  与此同时,以王某来为首的既得利益者们却在搜刮民脂民膏中扶摇直上。据知情人士透露,多年的利益捆绑已让南常保村委会基层干部变异成利益共同体,贪污腐化之风在该村长久萦绕:现任南常保村“常务”副主任杨某臣的私家别墅至今还牢牢屹立在村中,他主导经营的几处水泥构件厂也都正常经营。村支书王某利在东湖庄园均有别墅及门面房,在村中占有的几亩地盖完厂房后又出租他人牟利。支部委员王某合(原村会计)在B区中有数套房产,同时他也在村里也占用了四五处宅基地。

  在村民眼中,本为村民办实事谋福利的红色领头羊们却变身成村中最大的蛀虫。“他们手握实权却不断为自己的非法获利开路,竭尽所能搜刮土地等集体资产,通过出租出售赚取巨额价差,甚至直接在土地上开发住宅建设厂房,并不惜冒险挂名经营,或者将厂房建好后出租出去借以牟利。”上述人士一针见血。

  

  图片说明:最早开发的花鸟鱼虫市场,建在北三环东延南侧拐角处

  

  图片说明:最早开发的花鸟鱼虫市场,建在北三环东延南侧拐角处

  

  图片说明:花鸟鱼虫市场东侧的四合院及临街门面房

  “花鸟鱼虫市场、东侧四合院及临街门面房,还有东湖庄园等等这些本属南常保村全体村民集体资产的土地无一不是村委会连哄带骗地用‘以租代征’的套路将地掳走,到期后继续续租。这种做法一开始迷惑了不少村民,大家都被蒙在鼓里,巨额收益被少数人刮分殆尽。村里账务却十多年从未公开过。”谈及南常保村委会近几年侵吞集体资产的一贯套路,不少村民表示出极大愤概。

  与此同时,曾被当地官方定义为“意义重大”、“举保定全市之力打造的‘一号工程’”的深保科技园项目在前期征地及后期施工过程中也屡爆不和谐因素。

  

  图片说明:村民王某德的争议地块被施工方拉上围挡后强行施工。

  

  图片说明:村民顾某祥的争议地块被施工方拉上围挡后强行施工。

  村民热切期盼,南常保的遭遇能被各级主管部门看到并重视,从土地、 贪腐及基层干部领导违反党纪国法等层面彻查南常保村的历史与当下。彻底肃清当地基层村委会干部常年以来以权谋私、拉帮结派,恣意霸占侵吞村集体资产的不法行为,将不法获利者绳之以法,将本属全体村民的收益还之于民。

  领头羊变质 手中权力成敛财工具

  

  南常保村位于保定市107国道东侧1.5公里,紧靠保定市东三环、北三环旁边,全村共731户,人口2918人,耕地3860亩。得益于巨大的交通优势及优质耕地数量,南常堡村村民耕种积极性较高,经济较为活跃,村民生活安宁祥和。

  据了解,南常保通过倒卖土地的方式搜刮民脂民膏的不正之风起源于王某来2003年左右上台当选村主任以后,此人带头在村中疯狂圈地卖地,从中攫取巨额价差。2006年3月,此人首次当选为村党支部书记,更是变本加厉为所欲为。

  多位村民证实,南常保村基层村干部利用手中职权以各种方式侵吞霸占集体资产并非个案。利用村里提留地与承包地盖起来的东湖庄园A B两个小区,村两委多位村干部在其中都有房。他们利用与王某来的裙带关系猖獗占有多处地块或房产。这些地块都是以极低的租金从村民手中套出,然后以数倍的高价卖出。

  据了解,王某来一上台便开始以极低成本大肆倒卖地,同时大搞房地产开发,北三环东延南侧拐角处建的花鸟鱼虫市场、东侧四合院及临街门面房就是王某来在2010年左右开发的。这之后紧接着就是东湖庄园A区及B区。原村北占地三百余亩的砖厂都以租赁形式归个人所有。现砖厂地块已被水泥搅拌站、别墅群、建材厂及化工厂等多实体工厂代替。幕后实际操纵者和获利者均为王某来。

  “这些资产的权属及经营情况对全村村民来说都是个谜。”村民表示。

  

  蹊跷的是,花鸟鱼虫市场原征地协议为“百亩绿色生态科技园”,至今这个项目名字还记载在南常保村的村情简介中。“就算有协议那也只是租地的钱并非卖地款,土地承包权还一直在村民手中。但签订了合同的这些土地基本都会被改变使用性质。要回来遥遥无期。”谈起南常保村委会为了攫取土地收益而一贯采用“挂羊头卖狗肉”的方式与村民签订欺骗性协议的做法,村民大多义愤填膺。

  “这些地块不仅在国家十八亿亩耕地红线的保护范围内,更是南常保数千村民安身立命的资本。数千余亩国家保护基本农田及优质责任田如今却被各个利益熏心的商业项目蚕食得只剩半数。被侵占的这些基本都是村中最适合耕种的、土壤条件最好的地块,一旦被砖窑和搅拌站等工厂占地就完全丧失原有种植条件了。 对土地环境和我们村的生态环境都是一个不可逆转的破坏。”谈及村中失去的这些土地和南常保村这些年前后的巨大差别,村民顾某某直言很是心痛。

  

  图片说明:现任村干部杨某臣在村中建起的别墅

  

  图片说明:王某来在原砖厂建起的别墅

  

  

  图片说明:现任村干部杨某臣在村中的水泥构件厂等多处产业

  “2018年王某来任期到了以后,为了任期内的所作所为不受追究,推荐王会来任村主任,而此时距离王会来离村赴石家庄经商已二十余年。”村民证实。

  王某来为何会推荐王会来任村主任,个中奥秘待时机成熟再解密。

  

  

  

  据村民介绍,王某来承包的占据村中耕地面积最大的旧砖厂在2008年被弃用以后原址上建起了河北旺隆鸿正砼业有限公司(搅拌站)等新厂。公开信息显示,王某来是该厂百分之四十的股东。另一位股东是现任村委会副主任王某强。

  王某来自2018年便退居幕后,但至今仍有多重身份:保定钧铄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河北旺隆鸿通砼业有限公司、保定执行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保定常保果蔬种植专业合作社等股东、保定深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股东或高管。

  “在本该种植蔬菜的农地上明目张胆建设并经营水泥构件厂这种污染性企业,施工时产生的粉尘及噪音污染对村民的居住环境及耕种环境都有影响,他的营业执照、生产许可证及环保等一系列手续是否合法完备?又是如何办下来的?每年会有年检么?”对于利用村中土地盖起来的众多厂房,村民心中一大串问号。

  知情人士透露,王某来自2003年至2018年执掌南常保十几年。这期间,此人竭尽全力利用手中的职权为自己及同僚“谋福利”。仅2003年一年,就将村西南十八余亩地和位于东湖庄园AB区之间的约二十二亩地分别出售给了保定慕湖恒祥新型建材有限公司和保定贺字预制构件有限公司。

  2006年和2007年两年之间,王某来又继续将南常保良田一百余亩大肆倒卖给村委会基层同僚及同村村民,“低买高卖赚取巨额价差”则是他一贯的套路。

  上述人士同时透露,2006年王某来将南常保村村西大方地块,位于保定市力源煤炭经销有限公司(吴某某农田占地)以南,保定慕湖恒源新型建材有限公司以北约11.8亩国家保护性基本农田非法倒卖给原支部委员王某强。同年11月,其又将南常保村村西大方地块,位于保定慕湖恒源新型建材有限公司占地以东,王某强厂房地块以南的约23.3亩国家保护性基本农田耕地出租出售给原支部委员王某利的舅舅(长乐村人)、王某合(南常保村会计)等人。

  2007年1月,王某来将南常保村小学学校北面(背后)约二十三亩国家保护性基本农田与责任田(属于南常保生产一队)分别出租出售完毕。这块土地在出租出售以前均由原土地承包人种植小麦、蔬菜大棚等农作物。

  “这些地都是以每亩每年七百元从原土地承包人手中收购,支付十七年土地承包费。再以每亩地五万出售给三十五户村民,谋取差价百万余元。”村民表示。

  我国实行的是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耕地事关粮食安全,事关14亿人的饭碗,是我们的生存线,是不可突破的红线、底线。基本农田一经划定,实行严格管理、永久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占用或改变用途。严禁私自将国家基本农田转为工业建设用地,《土地管理法》对此有着明确规定。

  村民质疑,王某来作为一个管理着几千人口的村两委领导者,本该是为全村村民谋福利的带头人,却摇身一变成了集体资产的贱卖者与获利者。

  在南常保,村民表示,近十多年来从未见到过村中账本。

  依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三十条,村委会应该实行村务公开,村委会必须将财务和重大事项定期向村民公开,包括财务公开,项目公开,人事公开等。

  “自2006年4月王某来上任两委书记以来从来没有公开过村中财政收支状况,村子里的会计和出纳基本由王某合一个人担任。财务上没有约束机制,违反了财务制度账款分离的原则。这样的管理给了‘蛀虫’巨大空间。”村民表示。

  2021年7月11日,村民申请村务公开,至9月14日百楼镇镇政府对监督申请不回复。该案于竞秀区法院立案。村民期待11月11日的公开审理。

  小学搭台警车戒严 补偿款发放声势浩大

  在一份对外公开的名为“深保科技园”征地拆迁指挥部的名单显示,莲池区书记马某某为该项目政委,区长贾某某为指挥长。足见该项目的地位。

  2017年12月,保定市莲池区发布深保科技园地块《征地通告》,征收位置包括了南常保村位于三环以南的908亩土地。同年三月,村委会收到征地补偿款3.1亿多元后随即开始下发,先发放给土地被征用的承包户每年每亩地两千五百元,共计七年租金。然后,村委会给南常保全村每人平均发放十万元补偿款。

  据村民回忆,发放征地补偿款现场声势浩大场面隆重。村委会在村小学内搭台,并在小学门口停放着数辆警车戒严。特警、安保、各级政府公职人员、村委会干部、村民代表及工作人员等一二百人布守在学校内外,不停催促村民签协议领取现金。奇怪的一幕却是,码放成捆的巨额现金在两天以内却没几人领取。从第三天开始,村委会宣布村民不用签订任何手续、只拍照留存即可领钱。通过不断做工作,村民才开始陆续领钱。

  “这是典型的连哄带骗。”南常保村民这样表示。

  备受质疑的是,南常保全村九百余户村民,涉及被征收地块的村民大约三百户,部分村民的征地补偿款为何可以向全村人进行发放?!这难道不是明显损害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么?!此外,这908亩被征收的土地对应的实际打款土地为800余亩,另外两百多亩既没收到补偿款村民也不被允许耕种。村民迫切想知道,这两百多亩属于哪些村民的承包地?位置在哪?为何不让耕种?

  

  为了获知具体信息,2021年,村民王某德、朱某伟、王某、郭某才及谷某芹申请公开“莲池区百楼镇南常保2018年29批次、30批次征地补偿款3.1158亿元细分各项、2018年29批次、30批次征地补偿款被征收人分别应得多少补偿款”。2021年9月6日,莲池区信息公开答复“此信息不存在”。

  部分村民不认可村委会做法选择了司法途径,请求确认保定市政府征地行为违法。但在2018年的一二审判决中均被法院驳回,理由是政府否认有征地行为。

  蹊跷的是,巨额补偿款都已经被村委会下发了的地块居然没被政府征用。

  从下发补偿款直到两年后的2020年六七月份才有人开始在征地范围内测量标线和实施地面清表工程,直至2019年12月最高法裁决仍表示没有征收。

  为什么款项到位以后足足两年多才开始实际施工?!为什么法院的判决显示该地块没有被征收?!一大串疑惑萦绕在南常保村民的心中。

  市级重点项目 疑似先上车后补票

  

  图片说明:施工建设中的保深科技园

  事实上,被当地官方赋予极高地位的深保高新技术创新产业园被曝问题重重。

  据当地媒体报道,深圳园是深圳与保定双方的共建项目与共有资产,政治意义重大。项目建成后,将大大优化保定市产业布局,同时在加快向深圳园导入深圳国资国企资源的基础上积极将深圳及全国其他地区的高端科技资源引入保定,优化保定营商环境,助力保定产业转型升级。莲池区政府作为深圳园建设的主要承载地,肩负着土地征收、村庄拆迁异地安置,保障其各项建设任务顺利实施的重任。2017年12月4日,深保园征地拆迁指挥部召开动员大会,决定对百楼乡西大夫庄、后营村、南常保三个村约2700余亩集体土地进行征收,计划2018年3月底完成,将有效保证深圳园起步区建设需要。

  该官方消息还提及,“南常保村是率先进入深保园征地程序的第一村,在严格规范民主程序、充分发挥党员模范带头作用、广泛发动征求群众意见的基础上,通过召开村“两委”班子会议、村民代表会议、全体党员大会,完善村民理财监督小组,民主讨论决策分配方案,得到了广大群众的支持和拥护。”

  2017年12月19日,保定市莲池区人民政府下发《关于对百楼乡后营村、西大夫庄村及南常保村集体土地征收的通告》,称莲池区政府决定对保定深圳高新技术产业园区规划范围内集体土地进行征收:本次征收土地的位置、范围为保定深圳高新技术产业园规划范围内(北三环以南、东三环以东)2414.617亩,包括后营村集体土地454.873亩,西大夫庄村集体王地1050.828亩,南常保村集体土地908.916亩。其他涉及不能耕种的边角用地以实际测量为准。本次征收土地补偿标准:根据《河北省人民政府关于修订征地区片价的通知》(冀政发【2015】28号)规定,拟征收土地位于保定市第Ⅲ区片,区片价标准为214.95万元/公顷。

  上述说法广受村民质疑。

  多位村民证实,2020年12月,通过申请信息公开的方式才得知其家庭承包地(几亩到十多亩不等)全部处于冀政转征函【2020】1317号征地批复范围内。并非上述所言,“民主讨论决策分配方案,得到了广大群众的支持和拥护。”该地块本属“基本农田”但在上报省政府过程中却摇身一变成了“农用八类地”。

  法律人士表示,莲池区政府是此次征收工作的实施主体,在征地批复下来之前并未履行任何征地报批前的工作程序,也未委托其他行政机关履行相应的工作程序,即未进行:发布拟征收土地公告、补偿安置登记、测算并落实有关费用、签订补偿安置协议。在征地批复下来之后莲池区人民政府也未张贴征收土地公告、安置补偿方案公告,被征地村民仅仅是通过信息公开的方式才得知上述公告的存在。莲池区政府的征收程序严重违法、严重侵犯了村民的合法权益。

  

  

  河北省自然资源厅办公室于2020年9月18日下发的“河北省人民政府建没用地批复文件冀政转征函【2020】1169号”《关于保定市2018年实施第29批次城市建设用地的批复》显示,同意实施转用、征收集体农用地18.0501公顷(耕地17.6564公顷、农村道路0.3937公顷)。2020年11月5日,河北省自然资源厅办公室下发“河北省政府建设用地批复文件冀政转征函【2020】1317号”《关于保定市2018年实施第30批次城市建设用地的批复》显示,同意实施转用、征收集体农用地53.2867公顷(耕地52.2299公顷、农村道路1.0568公顷)。

  

  值得玩味的是,从2018年3月村委会在村小学搭台发放补偿款至今,该项目只于2017年12月发了一个征地通告,未发布其他任何征地信息。两个地块的批复时间分别为2020年7月12日及9月17日。

  深保园发放补偿款项与征地批复落地相差足足有两年半。

  此外,多位村民证实,2019年4月20日,南常保村委会与村民签订协议,内容是“对深保高新技术产业园项目规划范围内集体土地进行征收”。以每亩地每年2500元的价格给予村民一次性赔付七年的产量款。

  先发放款项,再与被征地村民签订协议,这之后土地批复落地,最后项目破土动工。截止到2019年12月官方却从未承认过正式征收过该地块。

  “因为这是未批先征,征收批文还没下来所以没有施工。”知情者一针见血。

  而百楼镇镇政府相关领导对这一项目的态度则让村民深感“无处说理”,据村民反映,村民在信访时与副书记潘某旗沟通深保园项目占地及补偿等相关问题时,此人明确表示,“只要政府有征地批复其他什么都不需要。政府已与法院协调了,你们起诉也没有用。别跟政府较真,政府想做的事谁也挡不了。”

  东湖庄园 变了质的新民居项目

  

  图片说明:占据南常保两百多亩提留地建成的东湖庄园A区及众多底商

  

  图片说明:占据南常保两百多亩提留地建成的东湖庄园A区及众多底商

  

  图片说明:占据南常保两百多亩提留地建成的东湖庄园A区及众多底商

  

  图片说明:占据南常保两百多亩承包地建成的东湖庄园B区及众多底商

  

  图片说明:占据南常保两百多亩承包地建成的东湖庄园B区及众多底商

  

  图片说明:占据南常保两百多亩承包地建成的东湖庄园B区及众多底商

  “用极低的价格租用村民的数百亩地,但建成以后却全部以商品房名义对外销售”的东湖庄园一直就是南常保村民心中最大的质疑。

  东湖庄园建于2012年,2013年完工后销售,一共有AB两个区,位于保定东三环与北三环交汇处路北,对外公开宣称为“市政府规划的省级示范性新民居工程”。项目占地6万平米,建筑面积7万平米,共规划17栋多层电梯房。事后A区又建了几栋,实际数量为32栋。

  在网上搜索“东湖庄园”,2013年的房产销售信息赫然在目。“项目现房均价3400元/平米,户型面积95-265平米。购房支持分期和全款,全款优惠150元/平米,分期首付50%无优惠。底商均价 5180-5480元/平米,面积为170平米户型,全款优惠100元/平米,分期无优惠,商铺目前正在交房。

  据了解,东湖庄园A区所占地块是南常保村用于安置新人的两百亩提留地建成的。有普通住宅一千余套,别墅型跃层九十六套,临街门面房三十余套。东湖庄园B区是占用村民的两百多亩承包地。征占地时南常保村委会多次在公开场合承诺,该地块用于给村民建新村居住区,三年搬迁新民居。

  2010年10月17日,保定市百楼乡南常保村委会与多位村民签订《协议书》,以“新民居”的名义租用村民土地。每亩地每年1500元青苗补偿,一次性付清十一年租金,直到2021年。

  这也意味着,2022年之前村民的地被每亩16500元的价格一次性贱卖。

  令南常保村民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自己以极低价格被租出去的土地在三年后却被南常保村委会以3400元每平米的高价对外公开销售。

  法律人士表示,村民委会的行为是典型的以租代征,违反法律规定。

  该项目彼时的销售口号是,“东湖庄园交通便利,出行方便,紧邻保定生态农业园,回归自然,回归绿色。”搜索显示,开发商为“南常保村村委会”。

  据了解,国家推行“新民居政策”的初衷是我国为了解决农村宅基地的紧缺情况,保护农民耕地不再流失等。实施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改善农民的居住环境与生活条件,保护农民耕地面积与利益,使农民的生活越来越幸福。

  然而,现实却是,东湖庄园项目开发完工至今接近十年。东湖庄园A区所有目前入住人口中,南常保村本村村民仅有不到一成。东湖庄园B区也只有一半左右的本村村民。这其中还包括村干部王某合等多人利用手中职权及与王某来千丝万缕的关联利益分配到的多处房产,这些房产到手后大多被倒卖。

  一个打着为村民谋利的项目最后入住的却大多数是外村人!?

  2013年7月,在一篇名为“保定:‘东湖庄园’打着新民居幌子公开销售”的公开媒体报道中就明确指出,本是“惠民利民改善土地资源供应紧张的双好‘新民居政策’”却在河北省保定市莲池区“东湖庄园”的荒诞演绎中完全变质。

  在采访中,该文记者竟然遭到“东湖庄园”售楼人员的围攻,照相机被抢走,汽车玻璃被砸……一个新民居工程的工作人员为何敢这样胆大妄为?这背后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显然,新民居已成为东湖庄园某种利益的幌子。

  该报道指出,“2000多一平!”是南常保村村主任王某来给出的“东湖庄园”定价。然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该项目实际售价为每平方米3400元。并且大多数都卖给了村民以外的人。“这是大产权,可以办房产证!”销售人员表示。

  一个带有福利性质的惠民工程居然在毫不掩饰地情况下对外公开销售。

  房地产开发,土地出让金无疑是很大的一块运营成本,而新民居工程所占的土地完全是无偿划拨的特殊供地,价格就成了主要优势,在城乡结合部像这样的房产必然是抢手货。如此一来,这个新民居工程背后的利益链已然浮出水面。

  “售卖款项既未公布,也未对村民做任何交代,至今成谜。完完全全是以王某来个人开发的名义占为己有。这一路非法开发是谁给他开的绿灯?”村民质疑。

  事实上,早在2010年5月,国家相关部门强调,严厉防止以新民居建设为由建设商品房,不按照程序报批、不按照规划建设,特别是私占乱占耕地建设住房的,要严肃处理,依法追究当事人的法律责任。

  国家的禁令缘何在东湖庄园项目中被视而不见?!项目既得利益者何来的底气与勇气?!该项目从破土动工到最后封底过程中的一系列手续是如何取得的?又是凭借什么样的本事能瞒天过海逃过相关执法机构的监督?!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一篇名为“南常保村的文明生态富裕路”的公开报道中,如此描述东湖庄园的开发背景:保定市城市建设的东移,东湖文化生态中心的开发建成,对南常保村开发房地产创造了条件,于是东湖庄园就变成了现实。

  据村民反映,以新民居名义建设的东湖庄园小区至今查不到任何手续。更让人不解的是,有相当数量的各级政府工作人员在该小区都有住房。

  村中乌烟瘴气 村民被打击报复

  

  

  

  据了解,近十多年以来,无论是以“新民居”名义开发的新东湖庄园项目还是深保高新技术产业园项目,抑或对北三环东延北侧的绿化项目。南常保村委会一贯的套路都是只给村民每亩地每年两三千元、一次性付清五年或七年的极低补偿费将土地以最低成本的收走。这种连哄带骗的“以租代征”也迷惑了不少村民。

  

  2019年11月27日,南常保村委会“以每亩地每年2500元、当季青苗补偿费每亩1000元、五年一付”的价格与多位村民签订《协议书》,表示对北三环东延两侧进行绿化植树需要占地。协议书中明确表示,此项工程是保定市重点工程。

  也有不少村民看出了其中的猫腻后拒绝被村委会欺骗。

  此举也直接遭致到了各种打击报复:2018年几乎一整年南常保村民都生活在恐惧之中。因部分村民选择走诉讼渠道,南常堡村委会就专门指定几辆车昼夜巡逻、跟踪盯梢对其有可能产生影响的村民。因为受到惊吓恐吓,村民普遍晚8点以后就不敢出门。直到中央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发布以后这样局面才发生了改变。

  粗暴野蛮的非法征地及各种不顾民生只顾经济利益的过度项目开发让南常堡村民陷入水深火热。

  2018年1月26日,南常堡村民顾某全被指在微信朋友圈内发布煽动性传单,并在以刘某南为群主的“百楼乡依法…委员会”微信群内发表不让村民签字等言论,该言论被指给深保科技园建设工作造成不良影响。

  1月28日,顾某全上述行为被处以“行政处罚”。

  法律人士表示,南常堡村民顾某全事发后被口头传唤,属于程序错误。顾某全的行为实际未对社会产生负面影响,深保科技园涉及南常堡村的政府建设工作也尚未开展实施。相反的是,对社会产生负面影响、给深保科技园建设工作造成不良影响的是村委会违反法律规定强迫村民签订《土地流转协议》的行为。

  2020年6月,因不认可村中多次“以租代征”的违法行为,村民谷某芹被当地以“扰乱单位秩序”的名义行政拘留七日。

  而深保科技园项目也同样屡爆不和谐因素。

  从今年4月至今半年,南常保村民王某德的承包地就先后三次被科技园施工方企图强行加围挡施工。王某德表示,种植小麦与玉米的这七亩地是全家上下的主要经济收入。因占地补偿一直未谈拢,所以其不认可施工方的占地行为。

  2021年4月,施工方再次企图强行挖沟,百楼派出所接警后表示不出警,双方僵持到天黑。第二天再次强行施工后施工方报警,派出所出警后劝说王某德放弃保地。今年8月,施工方企图出动挖机欲再次强行加围挡。

  10月28日早9时,百楼派出所出动特警、便衣等二十余人,由民警佘某涛、李某与村副主任杨某臣带队,外加施工方十多余人。第三次企图强行拉围挡。王某德表示,“不给我补偿不能施工。”之后,现场出动五人将七十余岁曾患过脑血栓的王某德粗暴抬到警车上并拉到百楼派出所,直到下午三点。围挡成功拉上。

  对于自己的遭遇,王某德直言心痛,“光天化日之下法治社会居然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如果没有合理的补偿,相当于断送了我全家上下的活路。”谈及地没保住补偿也没有兑现,想起家中常年卧床的血栓妻子,王某德脸上难掩悲痛。

  鉴于该村的土地问题积累时间长、涉案地块数量大、涉案人员众多。南常保村民强烈呼吁,早日贯彻总书记关于严格耕地保护的指示批示精神,热切期盼省级耕地保护专项督察早日进驻南常保,正式启动对该村耕地保护的专项督察。

  对于此事的后续情况,媒体将继续保持关注。

  来源:https://www.5law.cn/gongjianfasi/news/202111/2021118104248203.shtml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曹平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tousu#ccepi.cn(请将#换成@)
京ICP备05004402号-7